? 杭州市智慧人才平台 ag娱乐下载|优惠,亚游集团骗局揭秘|平台,亚游国际

人才工作

看萧山“创强”如何再次领跑时代

发布:萧山区 时间:2019-04-07

?

?

?

?

?

?

?

?

4月2日,萧山创强大会召开。

市委常委、萧山区委书记佟桂莉再次“揭短”。

2018年,萧山GDP增速5.7%,大大低于预期,跌至1995年来的最低。GDP总量也从1995年来第一次被余杭反超,萧山走下了“王座”,“浙江经济第一区”拱手相让。余杭超过萧山,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余杭抓住了新的产业风口——数字经济的发展,成功实现了弯道超车。2018年,余杭信息经济增加值是萧山的十倍,占GDP比重为57.9%,而萧山只有7.5%。

佟桂莉的观点醍醐灌顶,“与其说萧山输给了余杭,不如说是萧山输给了数字经济,输给了这个时代。”

而萧山当然不能输给时代。当下,重大战略、重大项目、重大事件,都汇聚萧山。这是萧山的时代机遇。“如果不愿放下身段,不愿改变,失去了变革的决心,也就失去了重回巅峰的希望。”佟桂莉说,对萧山来说,最重要的一个字,就是“变”!

而就在创强大会召开前夕,萧山发布了2018年度区百强企业名单。数年时间里,这张萧山经济“晴雨榜”的“前四强”始终保持着稳固的队形——万向、荣盛、恒逸、传化。但今年,变了。同2017年度榜单相比,荣盛从第2退到了第5,传化从第3退到了第4,恒逸从第4退到了第7。

这张“晴雨榜”在一开头就直接表达出“变”的味道,但这只是“变”的很小部分。2017年百强榜中列入的80家工业企业中,17家消失在今年的榜单上,继续存留在今年榜单上的63家工业企业,又有27家企业的排名“退后”,当中也不乏老牌制造企业。另外,去年入选的10家科技创新企业中,也有一半退出了今年的榜单。

是谁造成了这种“退与变”?今年,萧山对百强企业排名做了细微调整,加入了几个“亩均”效益指标。也正是它们,让企业出现了“退位”,也让百强榜产生了“化学反应”。

但是,这种犹如辣椒粉一样的“佐料”加进萧山的“晴雨榜”里,因为“辣”,也更能刺激、分泌出一些强烈“信号”来——退后原来是向前。萧山需要作出改变,才能抓住时代机遇,与时代潮流共进步。

站在时代的新起点上

创强大会的一开始,万向鲁伟鼎、荣盛李水荣、恒逸邱建林和传化徐冠巨四位萧山企业家同时站上台,作为萧山高质量发展的四家领军企业,接受大会表彰。

他们是萧山的荣光,但四位“飞人”又出现在同一次大会上,就像是站在新的起点上,来一场“变得更强”的宣誓。

随后的典型发言中,邱建林第一个发言。他说:“我们将努力在恒逸建企50周年之际,实现工业产值5000亿元,跻身世界500强企业行列,成为国际一流的石化产业集团之一。”今年是恒逸建企45周年,到去年,整个集团实现工业产值1500亿元。从1500亿到5000亿,恒逸在未来的五年当中,将紧紧抓住时代机遇,构建“一个平台”即产业互联网平台,创设“两大中心”即总部管控中心和智能科创中心,打造“一个示范”即萧山益农高端新材料产业示范基地。这是恒逸的“强企之路”。

同样,萧山也站上了时代的新起点,开启它的“创强之路”。

对于“创强”二字,很多人自然联想到40年前对萧山产生重大影响的两个字——促富。1979年12月,当时的萧山县委县政府以超人的政治勇气和强烈的政治担当,冲破重重的思想阻碍,率先响应时代号召,召开了“全县农村促富大会”,吹响了勤劳致富的冲锋号,开启了萧山快速崛起的时代之门。

也是这场促富大会的召开,犹如一声春雷,叩开了萧山改革开放的大幕,涌现出一大批敢想敢干的改革先锋,这才有了后来萧山乡镇企业的崛起、萧山工业的腾飞。2018年,40年前的这一幕,也被列为“萧山区改革开放四十年最具影响力事件”。

对于促富和创强,佟桂莉分别用了八个字来表达。40年前的促富,是“石破天惊、意气风发”。40年后的创强,是“任重道远、激奋人心”。所以说,今天的创强大会,更是一次思想大解放、理念大提升的大会,是萧山致敬先贤,传承并持续40年来萧山创新奋斗之路的誓师大会、鼓劲大会。

促富大会和创强大会,都是千人大会,也有着一个“萧山的未来之约”。前者,期盼着萧山从“一穷二白”走向“康庄大道”;后者,则要为萧山通往“未来之路”设定更高的目标,破题萧山的“成长烦恼”,期盼着萧山“变得更强”。

创强大会上,萧山也密集推出五项新政,重点部署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制造业智能化改造、镇街工业园区分类发展、产业载体建设和打造最优营商环境等工作的“三年规划”。

再提“万向奋斗十年添个零”的启示

萧山要通过“创强大会”,开启“二次创业”的新征程。

会上,佟桂莉提出了全新的32个字的“萧山发展观”——坚定信心、保持定力,解放思想、转变观念,实干至上、狠抓落实,上下同欲、凝聚合力。

这32个字当中,解放思想是“枢纽”。萧山二次创业的新征程,必须由“解放思想”来开启。而对“不断挑战自我、突破自我”的萧山来说,最需要突破的,恰恰是关于人才的观念。

无独有偶,创强大会再提“万向奋斗十年添个零”的故事——70年代初,万向把最高的奖金给了技术员;80年代,给了业务员;90年代,给了厂长;进入新世纪,1000余万元的最高奖金给了能够整合资源的人。那么,下一次的“1个亿”,给谁?应该奖给科学家。

万向对于人才工作的“思变”,同样值得萧山“思变”,这当中,有“科教赋能”的身影。

有数据显示,萧山与滨江、余杭在高层次人才上有着相当大的数量和结构上的差距,“倒金字塔”的人才结构也早已反映在了萧山与滨江、余杭在产业结构、经济表现的“差异”上。

确实,萧山没有国家实验室,高教资源更是短板。尽管萧山也有高教园区,就在萧山科技城,但这里以高职院校为主。某种意义上来讲,科创资源的“紧缺”,无形中也增加了萧山经济转型的“困境”。

但随着杭州进入“钱塘江时代”,这种“困境”正在得以缓解。最强的一个信号,就是一个月前浙江大学(杭州)国际科创中心落户萧山。有人说,浙江大学就是一座金矿,它把这个科研重器放到了萧山,等于萧山挖到了一座“金矿”。在省领导眼中,这是杭州打造世界一流名城的重要支撑、大湾区建设的标志性项目,要打造成为引领浙江高质量发展的战略平台。未来,它将实现三大突破,包括组建一流创新团队,在纳米材料、计算化学等交叉领域实现重大突破;打造一流研究平台,在复杂机电系统、光电芯片、智能细胞等颠覆性技术上实现重大突破。打造创新创业十联动生态系统,加快孵化科技领军企业和独角兽企业,在科技成果转化和产业化上实现重大突破。

这些“金矿”的落地也迅速提升了萧山的创新浓度。在省级特色创建小镇——信息港小镇,它五年的发展,似乎与浙大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越来越多的“浙大系”企业和科研资源集聚这里。浙大睿医人工智能研究中心、浙江大学——科大讯飞人工智能研究中心、浙大·一知智能联合研究中心等科教平台的相继成立,让这座年轻的特色小镇更具产业动能。还有因浙大二院新院区的落户,萧山也将在南部新城打造一座国际健康小镇,也是“4286”的重要成员。

无疑,当萧山开始真正“科教赋能”时,才是它最大的觉醒。

一个年轻的萧山

一个区域如果被人才或者更多的年轻人拒绝的话,它是没有希望的。

站在时代的新起点上,萧山将以更加开放的姿态,更加开放的政策,吸引创新创业人才、吸引年轻人来萧山实现梦想,让萧山年轻起来,更加充满青春活力。

这当中,为创新创业人才、为年轻人构建起创新生态体系,又是打造最优生态环境的重中之重。对于萧山的未来,它将更关注创新,力求构筑一种创新生态,通过它来促进经济的转型升级、破茧成蝶。

萧山要“做加法”,加强与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的战略合作,助力企业构筑自己的创新系统。

萧山也要“做减法”,降低创新创业者的创业成本,特别是“时间上的成本”。紫光集团今年1月与萧山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计划在萧山投资50亿元,建设数字经济产教融合基地,打造紫光恒越工业4.0智能工厂样板,计划五年内形成500亿元的安全可控信息技术产业规模。紫光集团副总裁易绍山在创强大会上说:“在项目对接中,我们充分感受到了萧山区各政府部门的主动服务意识和务实工作作风。美丽的人文湘湖、良好的营商环境、高效的政务服务,我们将与湘管委、未来智造小镇、湘旅集团等一道,努力将项目打造成智能制造的全国样板和标杆型示范项目。”据了解,今年3月底,紫光恒越项目已完成概念方案设计,力争6月底开建。

萧山更要“做乘法”,培育一个优良的创新环境。比如企业家精神的培育,一个地方的发展离不开一种精神,尤其是创新创业领域。萧山原先的发展是因为老一辈企业家有一种勇立潮头、奔竞不息的精神,现在也需要塑造出新的符合时代的精神。

当然,萧山更要“做除法”,比如转变政府的管理方式。特别是面对新经济,萧山的干部和企业家,都要与时代同步,加强对新理论、新理念、新技术、新知识和新服务方式的学习,主动拥抱数字时代。

可以说,这道关于创新生态体系的“加减乘除”四则运算题,是建设“一个年轻萧山”的支点。

如果说前不久萧山召开的“环境立区”大会,体现了萧山厚德载物的城市底蕴和喜迎八方来宾的热切期盼。那么,这一次的“创新强区”大会,就体现了萧山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和尊企重企兴企的满满诚意。而萧山也真正开始思危、思退、思变,开启“二次创业”的时代新征程。

来源:杭州日报